<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殘陽如血,灑落在這早已被血色侵染的張家口城墻之上。

      硝煙火光之間,是令人作嘔的血腥與尸臭味混合,繚繞于空氣之中,經久不散。

      城頭之上,是一片死寂。

      鏖戰月余幸存的張家口守軍將士,已然麻木無神,借著這戰后的空隙時間,癱倒靠坐在血腥之間。

      軍心士氣,在一開始,自然是高昂,但在漫長的殘酷血腥之后,再高昂的軍心士氣,也絕對會消磨殆盡,剩下的,就只有紀律乃至于信仰的約束,驅使著被血腥殘酷摧殘的將士,如傀儡一般,機械的履行著使命。

      要做到這一切,自然是需要一個敢戰,且可靠的各級將領的維系。

      這也是李修對各級將領的晉升,進修,乃至于培養,極其上心的最根本原因。

      沒有一個可靠的軍官階層撐起一支軍隊,這支軍隊,絕對就是一支不堪一擊的烏合之眾!

      也正是因為這個可靠的軍官將領階層,才有了如今大恒兵鋒之銳利。

      踏……

      腳步踏在血腥之中,粘稠的血塊拉扯著鞋底,最終,在血腥之中,清晰的留下一個個腳印。

      行進之間,宣府總兵劉國能環視著城墻上癱倒的殘余將士,也沒有催促,更沒有呵斥,默然而行,最終,屹立在城樓之上。

      城外的所有防御工事早已摧毀殆盡,后金大軍綿延,戰旗獵獵之間,難言之壓抑,已然籠罩了這座宣府北疆之孤城。

      佇立許久,劉國能似乎才稍稍回過神來,聲音嘶啞,緩緩出聲:“城中,可戰之兵,還有多少?”

      “回稟大人,城中可戰之兵,余剩不足千人,征調民夫,亦是不足兩千……”

      “宣化援兵受阻于長安嶺,短時間恐難以抵達?!?

      劉國能默不作聲,最終,緩緩環視一圈城墻上的死寂之景,眼中,亦是難掩無奈。

      此戰,縱使準備再充足,但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

      宣府兵將精銳,但,各路城關堡壘,皆是年久失修,不少更是荒廢已久。

      踏雖有心修繕,但有限的財力,維持各部精銳,已是勉強,朝廷也無太多財力撥給。

      任宣府總兵,他也只能在極其有限的條件下,對幾處重大要害之地,稍稍修繕。

      如此,這場戰爭出現如今這個局面,倒也是必然。

      兵將精銳,后金兵將也不弱,且有著絕對的兵力優勢,以老舊失修之城防,以弱勢兵力,自然難擋。

      如今孤城堅守,宣府雖尚有余力,但他也不可能將所有希望,全都寄托在張家堡這座邊境孤城之上。

      后方宣府城,乃至居庸關,以及諸多重地,皆為要害,為以防不測,也必須留重兵駐守。

      況且,所面對之敵,還是完完全全的后金主力。

      以一鎮之兵馬,在內憂重重之局勢下,以年久失修之邊關城防,面對后金之主力,著實力有不逮。

      “大人,實在不行,咱們就突圍撤退吧!”

      一旁親將忍不住勸誡道:“咱們也堅守了這么久了,退至宣府,一樣可以繼續堅守……”

      “閉嘴!”

      劉國能呵斥!

      “張家口多堅守一日,后方便多一日準備時間,就能多牽制后金主力一天!”

      “張家口一破,后金主力,便可毫無顧忌長驅直入……”

      “你是想讓本將成為失土丟城的罪人嘛?”

      “劉某一介賊寇,幸得陛下賞識,食君祿,受皇恩,自當誓死效力!”

      “縱使戰死沙場,馬革裹尸,也不可因貪生怕死,而壞國家之大事,壞陛下之大策!”

      “傳令下去,城中所有年滿十三之男丁,皆有守土之責,分發兵器,上城樓守城!”

      “此戰,人在城在!”

      “劉某,絕不負君恩!”

      ……

      “舉槍,射!”

      “盾兵上前,長槍列陣!”

      “殺!”

      天子龍旗之下,各營將士借軍寨列陣而立,在一聲聲號令之下,如一座巍峨大山一般,屹立在大同城外。

      在中軍大寨之外,是綿延不絕,人山人海的蒙古鐵騎,就如鋪天蓋地的海嘯一般,一波接一波的洶涌,直接撞在這座中軍大寨之上。

      硝煙彌漫,火光洶涌,隆隆的火銃火炮呼嘯,癲狂的喊殺聲響徹天際,慘烈的廝殺,自開啟對陷入包圍的兩個蒙古萬戶的殲滅戰之后,兵力空虛的中軍大寨,便迎來了蒙古鐵騎綿綿不休的洶涌攻勢!

      踏踏踏……

      殺伐之間,有快馬飛奔,直至天子龍旗之下,翻身下馬,叩首高呼。

      “陛下,長風谷捷報,蒙古兩萬戶,以被全殲,俘虜蒙古將士萬余,戰馬牛羊不計其數……”

      “好!”

      聞此言,天子龍顏大悅:“傳朕旨意,命奮勇,奮武兩營,金吾左右兩衛,合兵一處,從側翼迂回,進攻蒙古后軍大寨!”

      “命御前營抵前,開寨門,進攻!”

      “還有,將此捷報昭告全軍,昭告天下!”

      言至于此,天子似是想到了什么,再道:“周遇吉已經到了何處?”

      “昨日三邊總督來報,預計七天之內抵達大同,與陛下匯合?!?

      “好!”

      天子笑容更盛!

      “那就七日之后,開啟決戰,橫掃蒙古,活捉林丹汗!”

      駕!駕駕!

      正當天子雄心壯志之時,急促的馬蹄聲,再次響起,只見諸軍之中,有快馬飛奔而來。

      “陛下,張家口……張家口失守了!”

      士卒滿身血腥的跪倒在地,哀嚎高呼:

      “總兵大人,帶領弟兄們戰至最后一人,殉國而亡??!”

      凄厲的聲音一出,頓時將原本因捷報而升騰的喜悅澆滅殆盡,天子笑容凝固,隨即,笑容逐漸消失,天子翻身下馬,將士卒親手扶起:“和朕說說,張家口詳細情況!”

      “……總兵大人常說,邊關諸堡年久失修,恐難當重任……”

      “這一次,總兵大人死守張家口,堅守月余,七千將士戰到最后,只剩下一千不到,援兵被后金阻攔,難以抵達,大人發動全城百姓上城守城,又苦戰數天,最終城破,總兵大人召集所有殘余弟兄反攻……”

      “總兵大人臨死前還說……”

      “大人他還說……是大人他自己無能,辜負了陛下信任,能替陛下守住邊疆……”

      此言出,全場寂靜,天子身體亦是一僵,好一會,天子才緩緩磚頭,目光越過眼前的戰火紛飛,似乎看到了那遙遠的張家口城樓上。

      血與火之間,似乎有一道身影,刀劍入體,悲嗆高呼:“末將無能,對不住陛下啊……”

      “傳旨,追封宣府總兵劉國能為忠武伯,準其嫡子承襲爵位,特許武院進修,誥封劉國能夫人為三品誥命夫人!”

      “遵旨!”

      言畢,天子立馬將心中之惋惜強壓心底,沒有絲毫停留,便快步走進帳中。

      張家口失守,戰略層面的變數,已然由不得他放松絲毫!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