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許無舟之所以這樣說,就是想試探羅衍忠知曉施展寂滅劍的人是不是白凝脂,而現在看他反應,顯然是猜對了。

      他和羅衍忠的一戰,雖然還沒有徹底分出勝負,但是通過幾番交手,同樣是大概了解到了諸天萬界圣人的大致實力。

      因為他的體內有還有大道之毒需要壓制的緣故,他可以發揮出來的實力有限,大半被牽制。

      可是這樣的許無舟,依然能和羅衍忠斗得旗鼓相當!

      白蒼圣人曾言,羅衍忠見多識廣,所學繁多,戰力在圣人之戰都是不錯的了,不難推斷,羅衍忠差不多就是外界圣人同階中的水準之上了?!叭绻乙土_衍忠生死一戰,即使我只能發揮不到一半的實力都好,但是憑著我所學和底蘊,必勝無疑。這個世界的圣人,確實遠不如三萬州成圣的圣人。確實

      ,在那種壓制下都能成圣,遠不是羅衍忠他們能比的?!痹S無舟注視羅衍忠的身影,但也沒有真小瞧:圣人都是不可輕視的。圣人都有各自的成圣之道,每一位圣人都有著自己的保命底牌,圣道自有各自的奇特,一個

      不小心就容易陰溝里翻船。

      以他現在的情況,真要拼死斬殺羅衍忠,怕也要付出不小代價,得不償失。

      當然,許無舟的目的不在于殺死羅衍忠,否則就不會只是試探那么簡單了。

      羅衍忠呆愣少許,沒敢再跑,同樣沒有繼續動手,而是忍不住轉身問許無舟,道:“白凝脂是你的誰?”

      此刻的羅衍忠哪里還看不出來,許無舟就是當日施展寂滅劍的圣人。

      但是,寂滅劍乃是白凝脂的專屬,眼前的少年又是哪里學來的寂滅劍?

      一想到可能和白凝脂有關,羅衍忠就情不自禁的又驚又懼,在搞清楚許無舟和白凝脂的關系之前,他都不敢對許無舟輕舉妄動了。

      “你覺得呢?”許無舟笑了一笑,反問回去,道:“你猜猜白凝脂是我的誰?”

      羅衍忠在心里翻了個白眼,他鬼知道白凝脂是你的誰!老子不是女人,不和你玩猜猜的游戲?!拔也恢腊啄悄愕恼l,可是諸天萬界都非常清楚,寂滅劍是白凝脂的專屬,既然你同樣懂得寂滅劍,那么看在白凝脂的份上,今天我給你一個面子,不和你

      糾纏,這就走?!绷_衍忠不想和此人糾纏了,最重要的不想招惹上白凝脂。

      其實他這個答案,說了和沒說區別不大,只是有的話不能亂說,不如不說。

      “小羅啊,別怕,放心,我不會怎么你。我呢,就是想和你談談心?!痹S無舟阻攔的羅衍忠退走,滿是笑容的看著他。

      羅衍忠身體一僵,看著許無舟那年輕的過分的臉?瑪德?你喊誰小羅呢!老子堂堂圣人,難道沒有牌面的嗎?

      羅衍忠臉色陰沉,但是想到這家伙可能和白凝脂關系匪淺,又泄氣了。

      被許無舟擋住去路,羅衍忠最終還是猜道:“白凝脂是你師尊?”

      “小羅啊,發揮你的想象力。你看我這張英俊的臉,這牌面只能做徒弟?”聞言,羅衍忠真想給這個少年幾個大嘴巴,瑪德,什么關系你就不能說嘛?猜你妹呢猜。這臉?難道你還能是白凝脂情人不成。呵呵,誰不知道白凝脂孤冷的很

      ,什么男人在她劍下不都是一劍。

      “閣下有什么事還是直說吧,攔住我到底想要干什么!”羅衍忠沒有耐心。

      許無舟看著羅衍忠道:“其實,白凝脂她其實是我的師姐!”

      “白凝脂是你的師姐?”羅衍忠大吃一驚,瞪圓眼睛看著許無舟,白凝脂是什么人物,他再清楚不過。只是她那樣人,怎么突然冒出一個師弟來了。

      “怎么?白凝脂就不能是我的師姐嗎?”許無舟斜睨羅衍忠。他本來想想說白凝脂是他師妹的,但是想到對方比自己強,所以才打了一點折扣。

      “不是,只是……”羅衍忠欲言又止。

      在諸天萬界都有著莫大名聲的寂滅仙子白凝脂,來歷神秘,不知道師承何人,但是不少的強者認為,寂滅劍或許就是寂滅仙子所創。

      不過,如果許無舟所言非虛,寂滅仙子應該是有師承的,不然哪里來許無舟這個師弟。

      事實上,如果不是有寂滅劍,他是不愿意相信的,這不符合世人對白凝脂的認知。

      可寂滅劍,做不得假。

      “說起來,其實我沒有見過我們的師傅!”許無舟突然嘆氣,道。

      “什么?”羅衍忠愣了一下,許無舟沒有見過他們的師傅,那么他和白凝脂的師姐弟關系又是怎么來的?“因為我們的師傅可能是人品太差了,卑鄙下流的事做多了,所以早早就死了,尸骨無存,我的師姐白凝脂看我天賦很高,非常適合修煉寂滅劍,于是代師收徒,

      成了我的師姐之余,又是我半個師傅,我基本是師姐一手帶大的!”許無舟長吁短嘆的時候,又是留意著體內的黑碗老者有沒有反應。

      盡管黑碗老者一次次的說即將灰飛煙滅,徹底湮滅于世上,但是經常又死而復生,許無舟不覺得他是真的死了。

      這一次卻很久沒出現了,現在遇到了黑碗老者提及的弟子白凝脂相關線索,自己又罵上一罵他,不知道他會不會有所反應呢?

      許無舟的體內毫無反應,黑碗老者如同真正湮滅,不會重現世間。

      許無舟見此,暗自冷笑,他是絕對不信黑碗老者真的死了。

      只是黑碗老者堅持裝死,許無舟也奈何不了對方。

      許無舟正要繼續從羅衍忠口中打聽白凝脂的消息,卻見到正在渡劫的周鑫頭頂,無盡雷海忽然潰散,剛剛如同末日的天地,變得風和日麗起來。

      天地之間,地涌金泉,神光裊裊。

      霎時間,天地有著無盡的紫光彌漫而來。

      周鑫證道成功,九宮鎮的人族出圣人了!

      ………

      “恭喜人族又出圣人,此乃白蒼圣土一大盛事,我這個外人就不多叨擾了……”羅衍忠見此,就想離開。

      既然清楚許無舟的確和寂滅仙子白凝脂有關,那么不論是真是假,他都是時候離開了。

      畢竟,羅衍忠來此,本就為了殺人而來,現在周鑫證道成功,加上許無舟這個不弱于他的圣人,羅衍忠根本沒有道理繼續留下。

      “哈哈,小羅你都說了此乃我們人族的大事,你確定不喝一杯水酒再走了?這么不給面子的嗎?”

      許無舟哈哈大笑,面帶笑容,但是周身劍意磅礴,寂滅劍意森寒的鎖定他。

      仿佛只要羅衍忠的回答不合許無舟的心意,一言不合,就會拔劍斬來。

      羅衍忠面露難色。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明知道許無舟要他留下是宴無好宴的了,誰還要和與虎謀皮啊。

      “羅兄,如果你今日留下,剛剛出手要阻我人族圣人證道的事,我就不計較。要不然呢,我師姐白凝脂,可能要找你好好談一談?!痹S無舟盯著對方,意味明顯。

      羅衍忠在心中罵娘,現在許無舟是明著威脅的了??墒?,白凝脂的名頭太嚇人了,他能怎么辦?

      “喝杯水酒什么的,還是免了……我認為,閣下有話不妨直說!”羅衍忠想知道許無舟到底什么意圖,也就懶得虛情假意了。

      “好!那我就直說了!”許無舟一拍巴掌,道:“羅兄今日想要殺周鑫,剝離他的圣道本源,這是明晃晃的和我們為敵!”

      羅衍忠撇了撇嘴,剛剛還說留下吃酒,就是朋友,他還以為今天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呢,沒想到這個少年反轉豬肚就是屎,這下子是圖窮匕見了!“和我們人族為敵,就是和我許無舟為敵,和我許無舟為敵,無疑就是和我師姐白凝脂為敵了!”許無舟冷冷一笑,道:“和我師姐白凝脂為敵是什么下場,想來

      羅兄你是一清二楚的吧!”

      “這怎么能扯到了寂滅仙子身上去了!”羅衍忠不禁罵娘,道:“你這關系未免扯得太遠了點吧!”

      許無舟笑而不語。

      他自然知道羅衍忠說的這些,但是這又如何?

      他不在乎!

      不過,羅衍忠在不在乎成為寂滅仙子白凝脂的敵人,許無舟他就不甚清楚了!

      “我的師姐白凝脂,向來對我關懷備至,今天我差點被你打死,她能不生氣?”許無舟冷笑道。

      “……”羅衍忠不知道如何答話了,瑪德,要不是自己跑得快,那一刀就要斬死我了,什么叫做你快被打死了?

      羅衍忠很氣但是拿許無舟沒有辦法。打又打不過,后臺還沒人家硬。

      “不過呢,我還是很欣賞小羅你的,小羅你要是成為自己人呢,那剛剛的事情不就是自己人鬧著玩嗎,你說是不是!”許無舟認真的看著羅衍忠。

      羅衍忠能成為圣人,哪里還不明白許無舟什么意思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