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妺霜在沙發上坐到中午,眼瞅著到飯點了,江楓那邊還沒結束。

      林睿倒像是習以為常,見妺霜一直在看腕表,主動問道“霜姐,你是不是餓了?”

      “是啊,這都到飯點了?!眲e看妺霜平時極為不著調,但是她可是認真吃飯認真睡覺的好青年,只是偶爾會通宵。

      剛剛妺霜喝了兩杯果汁一杯咖啡,然后去了五趟廁所,喝進肚子里的那點水真的就是提供循環了,早上出來的時候又滴米未進,

      林睿出了休息室找了個跟組員工問了下,聽他說還早著,下午四點能結束都算快的。

      妺霜一聽就樂了,心底暗道這演員可真不是誰都能做的,“那中午他們都不吃飯了?”

      那員工像看傻子一樣的看了眼妺霜,“哪能啊,有盒飯?!?

      妺霜心說那還不如不吃呢,這個綜藝的投資成本不高,盒飯估計也就勉勉強強。

      還好附近就有一家沈知白給她推的私房菜,妺霜問了放方盒飯的時間,夠她在外面吃頓飯的,這才帶著林睿去了那家餐廳。

      “霜姐,這不好吧?!笨粗b修精致的餐廳,面容姣好的服務員小姐姐,林睿小聲詢問。

      妺霜看了看座椅,又看了看菜單,“都挺好啊,哪里不好?!秉c了幾個菜跟服務員說堂食,又點了一堆別的讓她一個小時后送到錄制綜藝的大樓。

      雖然妺霜沒當過經紀人,但是不能吃獨食這一點她還是清楚的很,一會回去只給江楓帶了外賣,那場面多少有些尷尬。

      妺霜其實有有點挑食,身為她死黨的沈知白也知道,所以選的這家餐廳完美的避開了妺霜所有的雷點。

      兩個人吃完了飯,妺霜又在隔壁奶茶店買了奶茶,剛才她看了眼,本期錄制的嘉賓里面有四個女生,妺霜點了四杯無糖奶茶,想了想又問林?!澳銞鞲绾仁裁礃拥??”

      這下可把林睿難倒了,因為在他印象里,江楓好像不喝奶茶,見林睿面露難色,妺霜直接讓店員在做五杯全糖的。

      回到休息室,剛好到了放盒飯的時間,江楓單獨坐在一個沙發上,妺霜把奶茶遞給他的時候他還愣了一下。

      他面前是剛才妺霜在餐廳點的菜,據妺霜目測,他根本就沒吃幾口,相比較于其他人已經吃了的半盒飯,江楓胃口簡直小的可憐。

      “不好吃嗎?”不會吧,妺霜自認為自己已經很挑食了,難不成這位江影帝比她還挑?妺霜莫名覺得這人真不好養活。

      “挺好吃的啊,方才這些東西一到還把我嚇了一跳呢?!逼渲幸粋€男嘉賓倒是很給面子,他手里的盒飯剩的最少。

      “就是,這家餐廳挺貴的吧,讓江影帝經紀人破費了?!?

      其他人也多少跟著附和說好吃,只有江楓沒說話,妺霜聽著接話道:“可別這么說,這是江影帝讓我買的,我一個經紀人可沒這么多錢?!?

      這要是沈知白坐在這絕對嗤之以鼻,覺得妺霜這是在拐彎抹角的炫富,但是在座的沒幾個人認識妺霜,也就信了她的話。

      “沒想到江影帝面冷心熱呢?!必撠熯@次綜藝的主持人笑著說道。

      江楓沒有給予她任何回應,依舊慢條斯理的吃著飯,那主持人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對此還不尷尬,繼續跟其他人說話。

      妺霜拿了雙筷子出來,小聲在江楓身邊問道“我剛問過林睿,他說你沒什么忌口啊?!?

      “嗯,沒有?!?

      妺霜夾了個方才在店里覺得好吃的菜放進他碗里,“那我知道了,您老人家得端架子是不是,我跟你講,端架子就得餓肚子?!?

      也不怪妺霜這么想,江楓畢竟是影帝,可能從來沒跟這么多人做在一起吃個盒飯,一時害羞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現場就出現了這么奇怪的一幕,妺霜一直給江楓夾菜,江楓則是妺霜夾了什么他就吃什么。

      待江楓吃的差不多了,妺霜這才放下筷子,十分找死的說了一句,“你跟我家豆漿挺像的?!闭f完她自己先笑出了聲。

      江楓眉頭微動,看不出喜怒,“你是說你養的那條狗?”

      “對啊,誒?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在車里,你打電話的時候說的?!?

      妺霜了然,那天在車里確實給單雯打電話的時候提到了豆漿,一說起豆漿,妺霜還真有點想念家里那三個崽。

      “你為什么養了狗還要養貓?”

      妺霜放下筷子,喝了口奶茶,“那家寵物店,那天只剩下豆沙包和豆漿了,可能是緣分吧,它倆長得好像,我想著他倆陪著對方這么久,要是分開了絕對很難過?!?

      江楓難得語氣里不那么冷淡,但是帶了幾分嫌棄,“你怎么知道它倆會不會是不想見到對方呢?”

      “不會,我直覺很準的,當時我領著豆漿要走,可它在豆沙包門外搖尾巴,我就知道,它舍不得豆沙包?!?

      “那你養條蛇又是因為什么?”

      妺霜撐著下巴想了想,“可能是因為……”因為什么還沒說出來,妺霜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沈知白今天跟幾個朋友出來吃飯,剛好就在妺霜和林睿吃飯的那家餐廳,那家餐廳也是他們家產業之一,他去簽單的時候看到了妺霜的賬單。

      “我說霜姐,您這跟我客氣什么呢?去我家餐廳吃飯給我漲業績???”

      妺霜剛才出去前為了防止聽不見手機鈴聲,特意把聲音開到最大,這會兒沈知白的聲音簡直就像是拿了個大喇叭懟在了妺霜耳朵上。

      “你怎么知道?你別告訴我這么趕巧你也去吃飯?!眾嬎泵φ{低了音量,還好這會兒休息室里沒什么人。

      沈知白跟那邊的幾個人說了句什么,妺霜沒聽清,“是啊,你在哪了?”

      妺霜報了錄制綜藝的地點,“怎么?沈少今天有空了?”

      “朋友過生日,本來還有后續活動,我一看霜姐你這大名,就全給推了?!?

      妺霜自然不相信他這番胡話,沈知白這人,待朋友確實是兩肋插刀,但是更分輕重緩急,要不是有旁的要緊事,他是不會輕易失約的。

      “得了吧,咱倆相識多年,您嘴里說出來的話,只要跟正事無關,我只相信標點符號?!?

      沈知白被她懟了也不惱,無所謂的笑了一下“成吧,看來我在你眼里沒有信用,我就是想問一下,我的簽名啊霜姐?!?

      經沈知白提醒,妺霜這才想起來之前沈知白讓她幫忙要一張江楓的簽名,“你就為了這事?”

      沈知白不可置否,“我追的人,他妹妹喜歡江楓,我想著我不能討人家歡心,就從他家里人下手吧?!?

      “不至于吧沈少,您這卑微了啊?!眾嬎鹕韽陌锬贸鲆粋€比巴掌大些的手帳,“江影帝,幫我簽個名唄?”

      江楓倒是沒問什么,接過紙筆抬手寫下三個大字。

      妺霜在一旁看著,她總覺得江楓這字寫的很正,普通明星可能更喜歡花式簽名,但是江楓卻不是,他的筆鋒犀利,落筆很穩。

      “霜姐,我到樓下了?!眾嬎獞寺?,沈知白聽見她對江楓說了聲謝謝。

      沈知白今天難得穿的正經些,所謂正經就是指他的襯衫扣子,總算是扣在了鎖骨的位置。

      “喏,我發現你真是,沒出息啊?!?

      沈知白捧著簽名,隨手摸出根煙想點,不知道想到什么又放回了兜里,“我這叫為了愛情無私奉獻?!?

      妺霜被他逗笑了,“初三隔壁班花給你寫了情書,你讓我原封不動退回去了,高一?;ó敱姼惚戆?,你說為了學習不能早戀?!?

      說起這些妺霜的嘴角上揚,不過沈知白覺得那上揚的嘴角讓他脊背發涼。

      果然妺霜繼續說“還有大一,你拿著大喇叭在操場說我是你童養媳,沈少,我大學四年的擇偶權就這么被你斷送了?!?

      沈知白在妺霜動手前主動和她保持距離,防止妺霜氣急敗壞然后對自己撒氣?!昂髞砦夜_出柜,你不也沒談戀愛嗎?”

      妺霜咬著后槽牙,“可不是,全校都知道說我是他童養媳那小子,跟我分手后彎了,我找誰談戀愛,???”

      一提到這事兒,沈知白笑意更深,妺霜氣不過,直接一腳踩在了沈知白的鞋上,那貴的不得了的鞋上多了一個腳印。

      “誒,霜姐,君子動口不動手,我這一會還得去人家單位門口等著呢,被看到了萬一誤會我咋辦?”

      “我親自去解釋……看在我舍己為你的份上,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在追誰???”

      沈知白想了想,這事好像也不是不能說,于是低下頭湊到妺霜耳邊說了那人的名字。

      “我去,沈少你可以啊?!眾嬎请p好看的桃花眼再次瞇起,故作鎮靜的收斂了自己磕cp的欲望,“那你可要加油啊?!?

      “加著呢,再加油箱爆了,得了我走了啊?!笨戳丝词直?,沈知白還得去一趟公司,剛好從公司出來還能“順路”等人下班。

      妺霜擺了擺手,示意他快滾,“有用著我的地方,務必告訴我,難得你這么認真喜歡一個人,姐姐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江楓站在大樓里看著兩人嬉笑打鬧,他覺得此刻妺霜的眼睛應該一直在看向沈知白。

      江楓見到過許多人,有的人稱贊他的外貌,有的稱贊他的演技,只有妺霜,她從始至終沒有說任何夸獎他的話,連一句我很欣賞你的場面話都沒說過。

      他想起上次談合作的時候,妺霜那雙桃花眼里,帶著漫不經心又似有若無的笑,江楓覺得那時候的笑容跟她在沈知白面前應該是不同的。

      眼瞅著妺霜要轉身,江楓先一步進了電梯,按了休息室的樓層,等妺霜回去的時候,休息室又只剩下林睿了。

      “霜姐,剛才有人找你?”林睿狀似不經意的一問,妺霜也沒太放在心上。

      “嗯,一個同學?!?

      林睿湊上前問“是那個燕城首富嗎?我聽見你叫他沈少?!?

      妺霜心想這個小助理怎么這么八卦,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這又不是什么秘密。

      “霜姐你是不是喜歡他?”

      這下妺霜差點把剛送進嘴里的奶茶噴了出來,“什么玩意兒?”

      林睿推了推眼鏡,臉上帶著一副機智的一批的模樣,“你剛才跟他打電話的時候笑得很開心?!?

      “首先,那家伙和我在取向方面是情敵關系,其次,近水樓臺先得月,小伙子,我倆從幼兒園就認識了,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