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妺霜按開了車窗,伸出一只手感受著燕城的溫度。

      四周是一片車水馬龍,紙醉金迷的大都市,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江楓選擇的酒店依舊是江家的產業,雖然外面傳言說江楓和家里鬧掰了,但是每每出門,江楓的第一選擇還是嵐煙。

      正在妺霜猶豫著要不要開口詢問一下她的住處安排,就見大堂經理穿過人群上前,“江少,房間都安排好了?!?

      江楓依舊是那副冰塊臉,沖著經理點點頭,接過了幾張房卡。

      “你跟我在在八樓?!?

      妺霜沒抬頭,只是嗯了一聲,手指依舊在屏幕上滑動,這會兒還早,反正明天江楓去哪都有助理,不如趁這個機會去沈知白家蹭頓飯。

      雖然她知道這么做挺不負責的,可她不是專業的經紀人啊,她只是混吃等死富n代,能陪江楓來燕城,都是她最大的讓步了。

      許是看出來了妺霜的小心思,江楓捏著房卡站在房間門口,冷聲道:“明天你陪我去節目組?!?

      “嗯……什么?”妺霜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江楓,她要是沒記錯,江楓來燕城是參加一檔綜藝,算是飛行嘉賓,只有一期。

      這檔綜藝目前國民熱度很高,不過對于江楓這種自帶熱度的影帝,接這種綜藝對他來說有點大材小用。

      江楓用房卡拍了拍妺霜的腦門,“作為經紀人,你當然要陪我去,而且明晚有飯局?!?

      話說到這,妺霜總算是明白為什么江楓點名讓她做經紀人了,妺霜參加飯局的第一原則,就是不喝酒。

      別說尋常的劇組片方,就算是頂級制作也不敢強行讓妺霜喝。

      夜場計劃被迫取消,妺霜只能捧著手機點外賣,看了一圈也沒覺得哪家好吃。

      “友友們,妺小霜要餓死了?!痹谌豪锇l了這么一條消息,隨后就收到了一堆回復。

      任楠:“霜兒,你這老板當的過于憋屈?!?

      妺霜心想,這種人盡皆知的事情麻煩就不要說出來了。

      單雯拍了幾張豆沙包和豆漿的照片發到群里,“霜兒,你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你的崽的?!?

      照片里豆沙包和豆漿互相依偎在一起,妺霜抱著手機傻笑,要不是自己倆崽跨物種,妺霜簡直要懷疑他倆在談戀愛了。

      沈知白:“霜姐哪了?出來嗨啊?!?

      妺霜:“嗨什么,明天還得陪著人家去參加綜藝呢?!?

      孫鵬:“多新鮮啊,第一次見到經紀人陪明星趕通告的?!?

      谷欣悅:“臣附議?!?

      單雯:“臣附議+1?!?

      任楠:“臣附議+99?!?

      妺霜嘆了口氣,發了條語音堵住了他們的話頭,“別說你們了,我也不理解,江楓說,他之前的經紀人都這樣?!?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出來的,妺霜可能不信,但是偏偏這話是江楓親口說的,對著那張臉,妺霜就覺得他沒在開玩笑。

      這該死的不知從何而來的信任,可能江楓長得就不像會說謊的人?

      群里依舊熱鬧的很,沈知白還推了幾家味道不錯的私房菜給妺霜,妺霜挑挑揀揀,許是這會兒太晚了,她已經餓過勁了。

      “行了,眾卿家跪安吧,朕要休息了?!闭f休息就休息,放下手機沒多大一會兒,妺霜就開始跟周公談戀愛了。

      早上八點,妺霜坐在江楓的車里直犯迷糊,昨晚睡前她還訂了個八點半的鬧鈴,結果人家早上七點就把她叫起來了。

      “我說,會不會有點早?”妺霜頭發凌亂的站在洗漱臺前刷牙,口齒不清的問道。

      江楓只是抱著雙臂倚在墻邊,連個眼神都沒給她,為此妺霜只想說,姓江的,你真是好樣的。

      生無可戀的妺霜打了從出門以來的第十個哈欠,今天她就涂了個防曬,連口紅都沒畫上,閉著眼睛從包里拿出瓶防曬噴霧隨便噴了噴,完活。

      江楓的萬年冰山臉,在看到妺霜的腦袋一下下的往車窗上撞的時候,總算是有了點細微的變化。

      “你……?!?

      妺霜撥開頭發看向江楓,只聽他說:“你的腦袋不是核桃,碎了沒人吃?!?

      司機腳一抖,突然一個急剎車,妺霜的腦袋直接撞到了副駕駛上?!八?,我真是……?!被氐浇撬欢ǖ萌フ覀€算命的卜一卦,最近怎么這么背呢?

      綜藝是在室內錄制的,所有的嘉賓在一起做做小游戲然后談談自己的發展經歷。

      簡而言之,就是講述自己那悲慘的人生經歷和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么多年受到的不公平對待。就是賣慘。

      妺霜一改之前的想法,她忽然覺得這個綜藝簡直就是為了江楓量身定制的。

      放眼嘉賓陣容里,誰能比江楓慘呢?一個富二代,放棄家產進入娛樂圈,和未婚妻高調訂婚,結果反手被人家戴了不止一頂綠帽子。

      真慘,妺霜咬著吸管坐在休息室里,旁邊是那天找江楓談合作時,在酒店大堂見到過的助理兼司機。

      “霜姐,你要是無聊就出去走走,我自己在這里等楓哥也行?!绷诸D樕洗髦坨R,整個人看起來極其斯文,也不知道這么斯文的小男生是怎么受得了江楓那個面癱的。

      妺霜搖了搖頭,既然答應來了,就在這里站好這班崗吧?!澳愀暗鄱嗑昧??”

      林睿想了想,“得有六年了?!?

      “那豈不是從他進圈就做他助理了?”見林睿點頭,妺霜放下手里的果汁,有些同情的說“真是難為你了?!?

      林睿不明所以,江楓雖然為人冷淡,但是脾氣還不錯,也不會為難他,“其實,我還是挺感謝霜姐的?!?

      “感謝我?感謝我什么?”妺霜一臉莫名,難不成她什么時候還幫過這位小朋友?她怎么沒印象。

      “就是關于楓哥跟……其實我也知道霜姐可能就是跟風,但是當時那種情況,霜姐相當于救了楓哥?!?

      妺霜想說,請你自信點,把可能去掉,我就是跟風,但是她捕捉到了林睿眼神中的一絲感激,好像她真的救了江楓的命一樣。

      “就算我不跟風發微博,江家也會出面的?!?

      誰知道林睿一聽到江家,臉色變了變,妺霜這種常年混跡在圈子里的人,怎么會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其實,楓哥不是因為要進娛樂圈才跟家里鬧掰的?!?

      妺霜本來對此就深表懷疑,就拿她自己來說,她每天晃悠在登云,但是手里還掐著自家公司的股份,哪天妺寒不干了,她想要接手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江楓進娛樂圈,江家極力反對,想來是有內情的,只不過這內情,從林睿的表情來判斷,應該是跟江楓那個繼母有關系。

      江楓的母親姓李,聽說陪著江楓的父親白手起家,只是這原配夫人沒有福氣,江楓父親的公司在桓城嶄露頭角時,她就重病去世了。

      過了不久,江楓的父親江晟娶了當時與江家合作的一個老總的女兒,當時圈子里就有傳言,說江楓母親的死,絕對不是簡單的因病去世。

      當然傳言歸傳言,圈子的傳言多了去了,沒誰敢保證這些傳言是真的,畢竟有的簡直玄乎其玄。

      林睿推了推眼鏡,看四周人不多,這才緩緩開口“霜姐,我跟楓哥是高中同學,楓哥上高中那會兒,就不管家里要生活費了?!?

      “那時候我們也不知道他跟江世集團有什么關系,直到有一次家長會,來給楓哥開家長會的是楓哥的爺爺?!?

      江楓比妺霜大了六歲,林睿說起這事兒,妺霜才想起來,江楓的爺爺正是她所在的中學的老校長。

      “校長來給楓哥開家長會,那時候我們才知道楓哥跟江世集團有關系,他平時除了上課,就是在校外打零工,一點也不像富二代?!?

      “再加上楓哥這個人,外冷內熱,平時在班級里也沒什么玩的好的同學,我跟他一個寢室,高三那會兒有不少同學外出學習,我就跟楓哥住在一個寢室?!?

      “也就是那時候我才聽楓哥說,他以后要進娛樂圈,我問他為什么,他說他在那個家里根本待不下去?!?

      妺霜心下了然,有了后媽就相當于有了后爸,而且劉佩嫁給江晟后不久就有了身孕,那小崽子比江楓小了十二歲。

      江晟在事業上能有這么高的成就,想來在江楓小時候也沒時間陪他,估計有了小兒子之后更是無暇顧及大兒子了。

      “所以我才想謝謝你,霜姐,當時整個江家怕是都在等著看楓哥的笑話?!?

      吸管快被妺霜咬爛了,好在最終她停止了自己的暴行,老老實實的喝了口果汁,為什么沒看上笑話,這就不用林睿說了。

      星瀚確實很好,背后的資本也很強,但是資本再強,也干不過他們這種世代經商甚至還有從政經歷為背景的老牌世家。

      妺霜親自開口挖江楓,就相當于明晃晃的告訴江家,這個人我們登云罩著了。

      “那照你這么說,我還干了件不得了的好事?”

      林睿點點頭,妺霜感覺自己應該是收獲了一枚小迷弟,沒想到自己就是隨意跟個風,竟然還能意外的幫了個忙。

      “你楓哥,他平時是沒有別的表情嗎?”按照林睿的說法,妺霜怎么也算得上是江楓的恩人了,別說他對待恩人的態度不正確,就連個笑臉都沒見他露過。

      林睿知道妺霜所指的是什么,聲音又小了幾分,“其實,我在楓哥身邊這么久,除了他拍戲的時候,就基本沒見過他笑?!?

      妺霜想說,你楓哥這可能是得了什么病,得治,只是話還沒出口,手機就響了起來。

      “稀奇啊,表哥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來電的不是別人,正是妺霜的表哥許易。

      許易那邊靜悄悄的,要不是聽筒里有許易的喘氣聲,妺霜簡直要以為這是鬼來電了。

      “秦家那事,我聽姑父說了,我還聽說你把江楓簽到登云了?”

      “嗯,簽了,怎么了?”

      妺霜聽見許易的手指有節奏的敲在辦公桌上的聲音,她的心臟沒來由的也隨著那聲音跳動著。

      “沒事,只是提醒你一下,江家內部過于復雜,你要是搞不定,別自己硬抗?!?

      天不怕地不怕的妺霜,唯獨怕這個小表哥,許易十八歲就接手許家,那會兒妺霜的舅媽出了車禍,舅舅從此一蹶不振,許易扛起了許家的一切。

      他這個人簡直就是江楓的翻版,硬要說有什么不同,可能是許易在面對他們這些親人的時候面目表情能豐富一些?

      “好,我知道啦?!?

      可能所謂親緣就是這樣,哪怕許久不聯系,我在別處聽到了關于你的消息,仍舊想要打電話關心你一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