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妺霜在環城高速上堵了得有一個小時了,氣的她想蹦臟話,但是看著值勤的交警頂著大太陽揮汗如雨,她那點臟話憋在了嘴邊。

      至少我在車里還有空調吹。妺霜在心底安慰自己,而且還能聽音樂,于是她打開了車載音樂。

      今晚他們幾個混吃等死富二代組相約一起去泡吧,妺霜也一改之前躺在床上混吃等死的態度,難得肯移駕。

      只是……妺霜看了眼腕表,或許是出門沒看黃歷?前面發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聽說是連環追尾,追的還是個油罐車的屁股。

      “霜兒,到哪了?”電話那邊死黨任楠第五次催促道。

      妺霜細長的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眼前是望不到頭的長龍,“環城高速?!?

      “您老人家是爬來的吧?”

      “前面追尾了,別催了,我要是能飛我現在就飛去了?!?

      任楠那邊很快就吵鬧了起來,音樂聲直接透過手機落入了妺霜耳中。得,人家開場了,她只能聽車載音樂。

      環城高速上車挨著車,柏油馬路在太陽的烘烤下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一陣警笛聲響起,后車紛紛開始讓路,妺霜也找了個縫把自己的車塞了進去。

      “這什么事故???怎么來了這么多警車?”同在縫里擠著的一個車主開口問道。

      妺霜將車窗放下些,反正干等著,干脆聽聽八卦也好。

      就聽一個大眾車主說:“好像不是事故,是謀殺?!?

      方才那個車主從一輛白色的suv上下來,“謀殺?臥槽,咱們遼桓還有這種人物?”

      “那可多了去了,遼桓四大家族,你不知道???”

      聞言,原本癱在車里的妺霜猛的坐直,遼桓四大家族,這么多年還有人記得這種陳芝麻爛谷子的事?

      那大眾車主繼續說:“青城許家,陵城顧家,燕城沈家,桓城妺家?!?

      妺霜偷笑了兩聲,還真是這么回事。

      這青城,陵城,燕城和桓城,是遼桓的幾個市,傳說遼桓那會兒還沒發展起來的時候,這四大家族掌管著遼桓的經濟命脈。

      通俗點說,就像電視劇里演的,沾上了點黑道的邊。

      后來遼桓能發展迅速,這幾大家族功不可沒,甚至可以說是推波助瀾一把。

      “前三個也就罷了,這妺家,這姓氏少見啊?!眘uv車主點了根煙,又遞給大眾車主一根。

      后者道:“這妺家啊,可是土生土長的遼桓人,前不久退下來的那位……妺霆,是他們家掌權人?!?

      妺霜強忍住了笑意,才沒有打斷他們,哪來的這么神,還掌權人,當她爺爺是皇帝呢。

      她爺爺就是年紀大了,這些年身體不好,早就想退下來了,只是上面不放人,這才三年又三年的堅持了六年。

      那suv車主好像還想問什么,也不知道誰說了句“動了?!蹦侨税褵煵葴?,一躬身鉆進了車里。

      路過事故現場時,妺霜只是掃了一眼,地上應該是被沖洗過,只是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汽油味和血腥味。

      關上車窗,妺霜隱約從后視鏡里看見個熟悉的身影,不過沒當回事,一腳油門跟上了前車,從不遠處的出口駛出。

      酒吧街燈紅酒綠,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妺霜找個車位停了車,一下車就聽見四面八方傳來的鬼哭狼嚎。

      “楠楠,霜姐怎么還沒來?”同行的孫鵬勾著任楠的肩膀,這酒吧里聲音太大,不貼的近點,根本就聽不清說了些什么。

      任楠堵著一只耳朵,沖著孫鵬喊道:“高速路上堵著呢!”

      孫鵬:“什么堵了?”

      谷欣悅手里拿著被波斯貓,抿了一小口下肚,被兩人這番溝通笑的直不起腰。

      “我說,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吧,這也太吵了?!眴析┍怀车念~頭冒青筋,恨不得把這地方掀了。

      谷欣悅放下酒杯,點了點頭,意思就是她ok。任楠也覺得是得換地方,反手握住孫鵬的手腕就把人帶了出去。

      “我靠,可吵死老子了,我差點以為我鼓膜炸了?!?

      緊接著又從里面走出來不少人,穿的雖然十分隨意,但是各個都是大牌,打遠處一看就知道是一群經?;燠E酒吧的富二代。

      沈知白嘴里叼著根煙,一轉頭就看見往這邊走的妺霜,“霜姐,這兒呢!”

      “我去,你們這找了個什么鬼地方,我還以為到了鬼門關了?!眾嬎弥屛盟畯念^到腳把自己噴了遍,剛剛一下車就給好幾個蚊子加了餐。

      任楠雙手舉起,沖著孫鵬道:“別怪我,這地方孫鵬找的?!?

      “我也是在網上看到的,說這家熱鬧,這也太熱鬧了?!睂O鵬掏了掏耳朵,顯然耳朵還沒緩過神。

      沈知白吐出一圈云霧,將煙熄了丟進垃圾桶,“得了,各位,咱們下一步去哪???”

      這夜生活才剛開始,這么草草結束確實不大好,幾個人你瞅我我瞅你,愣是每一個人瞅妺霜。

      妺霜真的是他們這一群人里面的骨灰級宅女,用谷欣悅的話說,放古代,她就是那種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

      不過還不一定有人大小姐厲害,人家還會繡花,妺霜這廝,逼急了不用針扎人就不錯了。

      “誒,前面有個好地方,你們看?!睂O鵬舉著手機,“說是適合聚會,而且不吵?!?

      這地方離他們這兒也就八百米,妺霜索性也不打算開車了,一會喝嗨了估計車就扔那了。

      孫鵬這次看的地方,確實不錯,室內裝潢可以用“高端大氣上檔次”來形容,打磨光滑的大理石,形狀精巧的吊燈,以及高大帥氣的門童。

      縱使是萬草叢中過的單雯都看紅了臉,一個勁兒的拉著谷欣悅小聲討論哪個更帥。

      “我說,雯姐,咱們也是見過世面的人,能不能不要這么激動?!鄙蛑啄弥茊?,指了指自己的臉,“是我不夠帥嗎?”

      “你帥,但是看膩了?!?

      妺霜十分不給面子的笑出了聲,一雙桃花眼直接瞇成了一道縫。

      沈知白把酒單拍在了妺霜臉上,“小爺這張臉,出去賣,一晚上十萬都有人搶著要?!?

      “是是是,沈少,您老人家長得帥,多金又有錢,咱們有志向點,要是若姐知道您就這出息,估計你那限定版超跑又得返場了?!?

      妺霜隨便點了幾款常喝的酒,又要了幾個水果拼盤,摸出手機在家族群里發了個消息,就算報備完成。

      沈知白輕哼了一聲,二郎腿翹得老高,“我姐啊,我嚴重懷疑她更年期提前,一天天這不許那不讓,把我當三歲小孩?!?

      谷欣悅:“我巴不得有個姐呢,沈少爺您知足吧,若姐都算脾氣好的了?!?

      沈芷若的脾氣,妺霜想了想,估計能用炮仗來形容,一點就炸。

      想當年她第一次見到沈芷若還是上初中那會兒,那人身上穿著高定,手里拎著個幾十萬的包,見到她的第一句話,“同學,麻煩問一下,初二二班怎么走?”

      只一眼,沈芷若就成了妺霜的女神,優雅有型,氣質絕佳,化著淡妝都擋不住她那具有攻擊性的美貌。

      直到那次沈知白在學校跟一個高年級學長干起來,沈芷若來接他,把人堵在墻角一頓臭罵。

      妺霜那時候才知道,原來仙女也是會用綠色植物來罵人的。

      “就是,你要跑車就買跑車,還是限定款的,你那大老婆小老婆占了一車庫,若姐不也沒說什么?”任楠喝了半杯酒,臉色微紅,他喝酒上臉,喝一點就愛臉紅。

      他們從前沒少拿這事打趣他,說他那臉就是翻版猴屁股。

      沈知白坐沒坐樣,翹著的二郎腿好不容易放下,又癱在了沙發上,“說的也是,要不是我姐,我估計早就被老頭抓回去繼承家產了?!?

      孫鵬踹了他一腳,嘴上說到:“沈少,咱們低調,別炫富了成嗎?”

      妺霜吃了口水果,一抬頭就見有人端著酒杯朝這邊走,沒來由的,她只感覺眉心一跳,那人就走到了她面前。

      “這位小姐,能賞個臉,一起喝一杯嗎?”

      我喝你大爺……妺霜略帶歉意的笑了笑,看著坐在身邊前排吃瓜的死黨們,果然關鍵時候,一個都靠不住。

      “不好意思,我就一張臉,賞不了?!?

      “噗咳咳咳……臥槽”離妺霜最近的沈知白直接一口酒噴出,嗆得他鼻子冒火。

      那人可能也沒想到妺霜會拒絕的這么離譜,臉色有些難堪,妺霜則是渾然未覺,甚至又吃了塊芒果。

      “不好意思,打擾了?!?

      谷欣悅靠在單雯肩膀上,嘖了兩聲,“我說霜姐,你這桃花真的是發芽就給拔了啊?!?

      “爛桃花,不稀罕?!眾嬎畔戮票?,跟一行人說了聲,只身朝著洗手間走去。

      剛到門口就聽見里面出來一陣非禮勿聽的聲音,妺霜直接愣在原地,正打算離開時聽見里面叫了句“驚鷺”。

      妺霜腦袋一熱,驚鷺,不會是她想到的那個秦驚鷺吧?就這么愣神的功夫,沈知白不知道從哪冒出來。

      “不是去洗手間嗎?”

      妺霜沒搭話,沖著沈知白搖了搖頭,拽著他離開了洗手間門外。

      “干嘛?你去完了我還沒去呢?!?

      “等下,允許我緩緩?!眾嬎苯影讶俗У搅烁舯诘年柵_外,被夏日夜晚濕熱的風一吹,妺霜這才發覺方才那聲音不是幻聽。

      剛才叫秦驚鷺的那個聲音,是歌壇天后虞晚!而那個秦驚鷺,則是她爺爺千挑萬選來的未來孫女婿中的一個。

      “我真是……當真什么離譜事都被我趕上了?!闭娌恢涝撜f自己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妺霆看上的孫女婿,居然是個想要腳踏兩只船的大渣男,雖然妺霜自認為自己跟歌壇天后比不了,但怎么說她也是個官三代加富n代啊。

      “到底怎么了?”沈知白見她臉色不對,也就收起了原本吊兒郎當的樣,順手解了兩顆襯衫扣子。

      妺霜:“我可能被綠了?”

      首頁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