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鄭襲現在可沒有想這么多,組建一直萬人規模的部隊此時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太遙遠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訓練好這七十三人,不光是為了能夠殺敵報國,主要是你們每年花我們家那么多錢,再訓練不出個樣兒來,那我們鄭家豈不是太虧了?

      我們家的錢難道是大風刮來的嗎?

      老子絕不當這個冤大頭,所以你們都得給我好好訓練,爭取每個人都成為精兵,這樣到了戰場上才能打勝仗,老子才能回本。

      所以,本著讓這些人還錢的心態,鄭襲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訓話。

      他現在看這些人的第一感覺就是不順眼,因為他們花了自己家海量的錢,而到現在為止,自己還沒有見到回報。

      因此,鄭襲自然是沒有給他們好臉色的,一上來就板著臉,一副對方欠他幾千兩銀子的表情,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威嚴地說道:“諸位聽好了。既然當兵吃糧,那從此不管是刮風下雨,任你們袖手高坐,每月也少不了你們二兩餉銀。

      但是,既然你們吃了這碗飯,所作所為就必須對得起這二兩銀子。從今以后,本大人將會嚴格訓練你們,確保你們人人精通火器。學好本事,不光是為了對得起這二兩銀子,更是為了在戰場上能多打死敵人,保住自己的這條小命。

      從現在開始,有不守紀律者,有訓練偷懶者,本大人一律嚴懲不貸!

      聽明白沒有?!”

      話音剛落,鄭襲沒有聽到眾人齊聲答道“聽明白了!”而是聽見有人“噗嗤”笑了一聲。

      老子第一次訓話就有人敢砸場子,這還了得,鄭襲聽到這個聲音不由地勃然大怒,掃了眾人一眼,喝道:“誰在放肆!”

      隨后,第二排的一名男子緩緩地舉起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少、少爺,對不住,是小人?!边呎f還忍不住邊笑了幾下。

      此人原來是鄭家的仆人,也是跟著鄭襲去救田川松的那批人,他在鄭家待了這么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鄭襲這個十二三歲的小娃娃用如此語氣說話,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老爺回來了呢。

      鄭襲自然認得這個人,坦白來說,他也很想像戚繼光那樣只選精兵,給他自己的士兵設置一系列的標準,符合標準的才招入軍隊。

      可是他現在沒得挑啊,戚繼光當時是大將,還有朝廷在背后支持他,自然可以店大欺客,只挑好兵。

      可是他現在有什么?就連他的哥哥鄭成功也就一個南澳島,大明都已經完了,還能靠誰去?所以他現在真的沒得挑,只能把能劃拉的人都劃拉進來。

      反正自己練的是火器營,兵員的身體素質差一點也沒關系,只要會放火銃就行。

      但是,他的容忍不是沒有底線的,一支軍隊最重要的是什么?當然是紀律。

      一支沒有紀律的部隊,不管裝備有多好,放到戰場上也只能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因為他們不會成為一個整體,根本不可能有戰斗力。

      因此,鄭襲可以允許他們暫時是弱雞,也可以允許他們暫時什么都不會,但是,決不允許他們不守紀律。

      于是,鄭襲臉色一寒,勃然大怒道:“混賬!主官在訓話,你卻無故發笑!是何居心?難道是在藐視本官?!來人,給我拉下去,打二十軍棍!”

      那名仆人沒有想到鄭襲竟然一上來就拿他開刀,不由地嚇了一跳,忙結結巴巴地說道:“少、少爺,小人不敢了,小人以后一定注意?!?

      “這里沒有少爺,只有百戶!”鄭襲的臉色越發難看,虎著臉喝道:“周總旗,我的話你沒有聽見嗎?還愣著干什么?拉下去打!”

      周總旗的名字叫做周元德,是鄭成功撥給鄭襲的這四十五人之首,也是目前鄭襲手里唯一的一個總旗。

      按照明軍的編制,一個百戶手底下有兩個總旗,另一個總旗鄭襲還沒有選出來,打算先訓練一段時間,到最后看誰的成績好就提拔誰做總旗。

      一來可以讓大伙心服口服,二來也能增加大伙訓練的積極性。

      周元德是個老兵,當然知道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鐵律,眼前的這個百戶雖然年幼,但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他的話,自己必須得執行。

      因此,周元德沒有二話,忙站出班來,向鄭襲抱了一拳,道:“標下領命!”

      隨后,便叫來兩個手下,將那名仆人拉到一邊,足足打了二十軍棍。

      在那名仆人不斷地哀嚎聲中,鄭襲看了一眼自己剩下的士兵,冷冷地說道:“從今往后,再有藐視本官,不守紀律者,這就是下場!”

      帶領軍隊要恩威并濟,但是威一定要在恩前面,軍隊說到底干的都是殺人放火的勾當,每個士兵手里都有致命的武器,若是鎮不住他們,那真的很難說會發生什么事。

      自古以來,士兵嘩變,殺死主將的事情少嗎?

      剩下的七十二人聽到鄭襲的這句話之后,心里不由地一凜,暗道這個小家伙還挺狠啊,上來就拿自己的仆人下手,先給他們來了個下馬威,殺威棒。

      見眾人都會自己畢恭畢敬,挺然而立,鄭襲心里很滿意,接下來他就開始頒布自己的訓練章程,道:“諸位聽好了,咱們是火器部隊?;鹌鞯牡谝灰E是什么,就是打得準。

      因此,本官的訓練方式也沒有什么稀奇的,完全按照戚繼光軍門的要求。在八十步外立一個高五尺,寬二尺的木牌子,三發一中,十發七中者合格。

      不合格者,罰跑步十里!”

      按照戚繼光的要求,三發一中、十發七中就已經算是精兵了,應該給與獎勵。

      但是,鄭襲的要求比戚繼光的還要高,戚軍門財大氣粗,可以隨隨便便組建上萬名的戚家軍。

      而自己,就只有這七十三人,下一個士兵還不知道從哪去找呢,因此,他必須保證自己的部隊都是精銳,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家的銀子,才能讓他們發揮出更大的作用,才能更多的榨取他們每個人的價值。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