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可還有別的援軍?”田川松像落水的人看見救命稻草一樣,眼巴巴的看著李彪,一臉期望地問道。

      李彪搖了搖頭,臉上的愁容顯而易見,緩緩地說道:“標下并沒有看見?!?

      田川松瞬間面如死灰。

      李彪知道田川松在想什么,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就這么破滅了,任誰也難以承受這個落差,但是,他現在還顧不上照顧田川松的心情,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向田川松抱了一拳,道:“太夫人,眼下韃子分出了八十多人去攻打來救我們的人。對方只有二十多人,怕是很難抵擋。

      雖然標下不知道那路援軍是誰的部下,來自哪里。但是,既然他們過來舍命援助我們,我們就不能坐視他們被消滅。

      況且,一旦韃子消滅了他們,必然會重新騰出手來集中力量消滅我們。唇亡齒寒,所以標下以為,我們現在應該發起反攻,吸引韃子的注意力,減輕那邊的壓力。

      只是,此事會有風險,發動反攻的傷亡肯定要比憑險固守要大,標下的這一百人都是太夫人的護衛,都是太夫人的人,他們的生死標下不敢自專,特來請太夫人示下?!?

      田川松說到底還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當年跟著鄭芝龍在海上做貿易,兼職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事情見得多了。

      此時,經過了初期的慌亂,田川松也鎮定了下來,她心里清楚,李彪說的有道理,先不說人家舍命來救她,這份人情就該還。

      單從形勢上來說就必須去救對面,李彪說得對,唇亡齒寒,等后金軍集中力量吃掉了那邊的二十多個援軍,肯定還會掉過頭來打自己。

      到時候,自己還是跑不了,無非就是多活個把時辰,沒什么意義。

      打定主意之后,田川松便沖李彪點了點頭,一臉堅定地說道:“我是一介女流,行伍之事并不精通,一切就全憑李百戶做主了?!?

      得到田川松的首肯之后,李彪便向她抱了一拳,道:“末將遵命!”

      說罷,便轉過身去,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田川松所在的廟宇。

      來到山頂明軍的陣地之后,李彪揮舞著手里的大刀,指著鄭襲所在的山頭,大聲地對自己的手下喊道:“弟兄們!你們看見了嗎?他們是來救我們的,他們只有不到三十個人,卻敢在兩百多清軍的包圍中救我們,這是什么樣的情義,這份情,我們該不該還?”

      田川松的護衛都是鄭芝龍和鄭成功精心挑選的精銳,每個人都是百戰余生的老兵,這條命早就交待了好幾次了,死對他們來說,其實也就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說實在的,在當今這個世道,肯在清軍的包圍之中去救援友軍的實在是不多見,大部分明軍都是趁著友軍拖著清軍自己趕緊跑路。

      而眼前的這三十來個人竟然敢主動來救他們,而且是以弱當強,區區三十來個人,前來沖擊兩百人的后金包圍圈,這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以卵擊石。只要是個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是不會這么干的。

      而眼前的這群人卻偏偏這么干了。無論對方的目的是什么,這無疑是令李百戶和他的手下們十分感動的。

      因此,在聽到李百戶的訓話之后,剩余的七八十個明軍紛紛舉著兵器大喊道:“該還!該還!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見士氣可用,李彪心里也很高興,接著趁熱打鐵道:“更何況,現在長眼睛的都能看得出來,韃子就是想先圍住我們,先吃掉那三十來個人,等吃掉他們之后,在過來打我們。有道是,唇亡齒寒,我們能讓韃子遂了心愿嗎?”

      清軍的計策不難識破,不光是李彪,大部分明軍都看得出來,他們也是打了不少仗的,什么花招沒有見過。

      現在的形勢明擺著,只要清軍吃掉了那部分援軍,就會立即轉過頭來對付他們,他們若是不管那部分援軍,不過就是多活個把時辰。

      山上的明軍護衛都明白了李彪的意圖,便紛紛舉著兵器大喊道:“李百戶,請下令吧!咱們必須支援他們!”

      “對,李百戶,請下令吧!”

      “下令吧,李百戶!”

      李彪見眾人一心,士氣可用,也就不再廢話,揮舞著大刀,一指清軍的陣地,大喊道:“弟兄們!沖下去,拖住清軍!”

      “沖??!”

      剩下的八十多個明軍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嗷嗷叫著沖向了清軍的陣地。

      清軍萬萬沒有想到這伙明軍居然還敢沖下來,在他們眼里,這伙明軍早就被他們打殘了,只敢龜縮在山上防守,哪里還敢反攻。

      由于分出去了八十多人去打鄭襲,清軍在這里還剩下一百三十多人,人數還是占據優勢的。

      只不過,這一百三十多人中大部分還是只能穿著皮甲的綠營兵,真正裝備精良的后金軍只剩下了三十多個。

      而山上的明軍都是鄭家的護院,本來就是精銳,再加上這次是背水一戰,抱了必死的決心,所以一時之間竟然和清軍打成了膠著的狀態。

      另一邊,清軍在扔下十幾具尸體之后,終于爬到了山頭。

      鄭襲占得這個地形還是很占便宜的,前面只有一條羊腸小道通到山頂,兩邊都是懸崖,清軍人數雖然較多,但是也無法一次性排開,只能沿著那條小道兒往山上擠。

      “刀盾兵,把路擋??!準備茶壺雷!”鄭襲見清軍摸了上來,沒有絲毫遲疑,大聲地命令道。

      刀盾兵是全軍的甲胄,一般在軍隊中的配比是百分之二十,這是在朱元璋時期就定下的規矩。

      率領刀盾兵的是一個彪形大漢,名字叫做張虎威,人如其名,長得一臉橫肉,絡腮胡子,十分具有威懾力。

      在聽到鄭襲的命令之后,便大喊一聲道:“刀盾兵,跟我上!”

      說罷,便一馬當先,率領著手下拿著盾牌擋在了最前面,然后又沖著身后的人群罵道:“孫猴子,你他娘的扔遠點,別炸到老子!”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