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2022年6月3日,清晨。

      天氣,晴。

      陳攸再次被鬧鐘吵醒,他看了看時間,隨即一咕嚕爬起身,沖進衛生間里開始刷牙洗臉。

      其實假如陳攸不去上學,而是專心在家鉆研怪談筆記,恐怕能更早獲得大量的怪談因子,但陳攸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他還沒有弄清這本筆記背后的秘密。

      仿佛心中被埋了一根刺,那無時無刻地刺痛始終縈繞著他,用盡手段也無法拔除。

      他必須行動起來,調查原身死亡那天究竟發生了什么,調查是否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怪談筆記的存在,否則他寢食難安。

      “這本筆記,只能屬于我?!?

      陳攸低聲喃喃,他抬起頭,望向鏡中那張陌生的面龐,卻發現這張面孔也漸漸變得熟悉起來。

      陳攸漸漸適應了新的身份,新的身軀。

      這副身體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雖然穿的有些破舊,還留著最為平凡的寸頭,可是原身的確有著一張極為出挑的臉。

      只可惜,曾經這張臉卻被原身的自卑懦弱遮掩住了。

      “既然你選擇將這具身體送給了我,那么作為報酬,我一定會還你一個真相?!?

      眼中浮現一抹堅定,陳攸抹掉臉上的水珠,轉身走出了房門。

      當他來到學校時已經到了晨讀時間,和昨天不同,當陳攸走進教室的時候,他明顯看到許多人都下意識朝自己看來,包括那個昨晚遞給自己烤串的女孩。

      朝著對方笑了笑,陳攸在眾多詫異的目光中從容走進教室,坐在屬于自己的座位上。

      等到所有人從自己身上移開注意力,陳攸才拿出別在腰間的筆記放在桌斗中,然后低頭看向封皮。

      【契約者:陳攸(13)】

      【壽命:0】

      【念:0】

      【怪談因子:喜470、怒625、哀430、怨588、懼900】

      一個晚上,怪談因子又增漲不少,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壽命那一欄,再次變成了0。

      也就是說,在今夜10點左右,也就是22點,我的壽命將會徹底耗盡,和原身一樣死亡。

      陳攸內心計算了一下,他和筆記簽訂契約的時間就是兩天前的22點,然后在昨天清晨,自己加了一點壽命上去,而到了今天已經過去了24小時,因此壽命才會重新歸0。

      實際上,在和怪談筆記簽訂契約后,契約者雖然被吸干了壽命,但并非立刻死亡,而是有著24小時的緩沖期,不然這本筆記就不必叫怪談筆記了,而是應該叫做dn筆記。

      這24小時的緩沖期,以及筆記贈送的五項怪談因子各一百點,就是為了契約者創造第一個怪談而準備的。

      只要冷靜下來,那么契約者就可以通過創造怪談而獲得怪談因子,從而延續自己的壽命。

      只可惜,原身當時心神大亂,那24小時全都用在了逃避現實上,最后憋屈的死了。

      想到這里,陳攸立刻看向怪談因子那一欄,同時心中一動,頓時五項怪談因子同時減去了三百點,化作了3點的‘念’。

      然后,3點念再次化作三點壽命。

      看著又多出來的三天壽命,陳攸內心微微一松,隨即卻突然皺起了眉頭。

      所以,這個‘念’除了兌換壽命外,到底還有什么用處?

      等以后怪談因子富裕了,一定要花費幾點試試看才行……

      陳攸默默想道,隨即收起怪談筆記,在眾多學生的晨讀聲中開始構思下一個怪談。

      可就在這時,前排傳來的一陣交談聲吸引了陳攸的視線。

      那是前排的女生高美和同桌張馨班長的談話,兩人交談的話語在晨讀的教室中并不清晰,陳攸只聽到了“一高”“怪事”“會哭的畫”等等字眼。

      陳攸目光微微一閃,他不由自主地趴在課桌上,湊到兩個女生的身后問道,“喂,你們在談什么?”

      “呀!”

      陳攸的突然插話,令兩個女生都嚇了一跳,前排女生高美看了湊到自己面前的陳攸一眼,臉頰頓時紅了起來,而一旁的張馨班長則一臉嗔怪,“你干嘛,想嚇死我們嗎?”

      “不好意思?!?

      陳攸靦腆的笑了笑,“我只是聽你們剛才似乎在說一高什么的,我正巧有一個朋友剛好在一高上學,所以想問問發生了什么?!?

      “沒、沒什么?!?

      高美慌張的擺了擺手,臉頰通紅,顯然對陳攸靠近自己十分不適應。

      “說說看吧?!?

      陳攸假裝沒有看出對方的心思,只是露出好奇的神色,催促道。

      張馨也看了自己同桌一眼,見到高美一副招架不住的模樣,只得無奈地解釋起來,“高美剛才說,咱們市的第一高校前兩天發生了一件怪事,有不少學生看到了一副奇怪的畫像,那副畫像不僅會流眼淚,而且能隨意消失和出現,搞得人心惶惶的?!?

      “畫像?”

      陳攸皺了皺眉,“畫像怎么會流眼淚,該不會是誰的惡作劇吧?”

      “當然是真的!”

      見到陳攸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樣子,前排女孩終于忍不住了,她氣呼呼道,“我有一個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就在一高上學,她昨天親眼見到了那張畫像,那副畫特別詭異,只在你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出現,可是等你想要近距離觀察的時候,那副畫就又消失了!”

      “你閨蜜不會是在騙你吧?”

      陳攸的神情更加詫異,他還想知道更多的情報,于是激將道。

      “她不會騙我的!”

      高美連忙搖頭,信誓旦旦,“況且不僅是她,昨天有很多學生都見到了那副畫,一個人可能會撒謊,可是一群人呢?如今這個消息已經在一高傳開了,甚至驚動了政教處!”

      見到對方一臉認真,陳攸也沒有繼續反駁,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聽的消息。

      等到兩人再次回過頭后,陳攸才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只有一個人時才會出現嗎?這條規律似乎不是我編寫的,那么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什么?”

      “難道和電影中說的一樣,人類身上有什么陽氣之類的東西,聚集在一起時能避開怪談?”

      “又或者,只是因為人多時不會太過畏懼,為了達到更好的驚嚇效果,那副畫本能地挑選人少的時機?”

      陳攸想了很多,可始終只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一切。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