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陳攸默默記住千紙鶴上的筆跡,每當下課他就朝著全班各個同學的座位上去瞅,可是并沒有找到過于相似的字跡。

      難道說,對方特意隱藏了自己的筆跡?

      沒道理啊……

      陳攸仔細一想就能明白,千紙鶴的主人或許曾經向自己表白過,只是因為原身過于內向拒絕了對方,因此對方由愛生恨,寫下了這些帶有詛咒意義的話語。

      如果是這樣的話,在愛意變成詛咒之前,她完全沒必要從一開始就隱藏自己的筆跡才對。

      而且陳攸也查看了原身的日記,日記中并沒有人近期向他表白。

      或許,千紙鶴其實和x事件沒有關系,自己如今最需要的還是弄清楚x事件,只要可以確定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自己獲得了怪談筆記,那陳攸就可以徹底放心了。

      在思索和查探之中,一上午的時間飛速流逝,陳攸沒有任何收獲。

      不行,不能繼續浪費時間了……

      陳攸不得不先把x事件和千紙鶴的事情放一邊,趁著中午放學時,偷偷拿出了那本黑皮封皮的筆記。

      此時封面上五種怪談因子翻了一倍,又可以兌換一天,可是陳攸卻并沒有太多慶幸,反而愈加緊迫起來。

      心臟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攥住,只剩一天的壽命就如同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徹夜懸掛在他的頭頂,令他無論做什么事都有一種急功近利的味道。

      一天的時間即將過半,必須盡快想出一個怪談來延續壽命才行……

      陳攸默默思索著,其實如果單論怪談,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他完全可以一口氣寫出數十個不帶重樣的,可關鍵是怪談因子卻限制了他的發揮。

      如果寫出一個強力的怪談,或許可以收獲大量怪談因子,可是想要得到就必須先付出,而現在自己的怪談因子只能再兌換一天壽命,如果將這些怪談因子全部投進去,或許怪談還沒有傳開,時間就已經到了……

      而如果選擇將剩余的怪談因子兌換成壽命,那么寫下一個怪談的點數又會不夠。

      想到這里,陳攸只感覺有一股說不出的煩躁,他不得不賭,賭下一個怪談的傳播率,賭贏就活,賭輸就死。

      不行,必須保持冷靜!

      陳悠深呼吸著,看著空蕩蕩的教室,強壓下心中的緊迫。

      自己的時間沒有多少了,因此下一個撰寫的怪談必須能迅速流傳開來,就好像昨夜的李德順一樣,最好發生時周圍能有很多人,這樣一來自己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怪談因子。

      等等……

      可是,在他想到某個條件時,突然心中一動。

      學校,一直是怪談流傳最多的地方,青春期的學生有著無限的精力,又宛如社會的縮影,每時每刻都有流言存在。

      這里,豈不是怪談傳播最佳的地方?

      想到這里,陳攸果然漸漸冷靜下來,開始回憶上一世自己聽聞過的一個個校園怪談。

      十三階臺階?

      不行,耗時太長,發生時周圍觀眾也太少,我沒有那么多的時間,而且怪談因子也不一定足夠。

      四角游戲?

      也不行,世界根本沒有四角游戲這種文化,沒有人會按照游戲的規則去做,也就無法觸發怪談。

      而如果他親自傳播這種游戲規則,先不說時間夠不夠,只要有人追查,自己豈不是就暴露了?

      會笑的畫像?

      這個倒是可以試試,學校的走廊上似乎沒有畫像存在,如果憑空出現一副畫像的話或許會很有意思……

      陳攸眼前一亮,有了靈感之后,他的想法更加絲滑了。

      除此之外,廁所里的花子這個日本怪談也可以試著借鑒一二。

      雖然按照原著的描繪,那個東西完全就是一只殺人怪物,可是怪談是死的人是活的,自己根本不必照搬全抄,只要剔除它的殺人規則就行。

      這樣一來所花費的怪談因子也會大幅度減少,而誕生出的怪談也不會對人的生命有威脅,可謂是一舉兩得。

      怪談,不一定非要死人才算,而陳攸也不是那種動輒害人性命的大反派,他需要的只是茍延殘喘罷了。

      想到這里,陳攸再次展開筆記,并翻過第一頁的“回魂”,抓著筆來到第二頁的空白上。

      想了想,陳攸果斷在怪談的名字上寫下“會笑的畫像”四個字。

      可是,就在陳攸打好腹稿,準備開始撰寫時,他手中的筆卻突然頓了頓。

      “等等,我似乎選擇性的遺忘了,這個世界上,國家是否已經察覺了這本筆記?”

      這個念頭如電光火石般出現,瞬間就讓陳攸心臟抽緊,額頭滲出了冷汗。

      “如果……我是說如果,國家或者某個勢力早就得知了這本筆記的存在,那么我昨夜的回魂怪談,以及會笑的畫像,豈不是就等于告訴那群人,筆記的下一任主人,是一名住在民賢里小區,同時在第五高校上學的學生?”

      “是因為壽命的緊迫,已經讓我忘記了該有的謹慎嗎?”

      陳攸只感覺手心都在顫抖著,雖然這只是一個猜測,或許這本筆記從未暴露過,但過多出現在自己身邊的怪談,依然會引來暗處的窺視。

      不行,這個怪談,絕不能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想到這里,陳攸略一猶豫,還是在筆記上寫道:

      【名稱】:會笑的畫像。

      【定義】:畫作中往往會寄托作者的意志。

      【聲明】:當一名畫家在畫作中注入了太多的心血,這張畫作便擁有了靈性。

      【架構】:校園走廊中突然出現一張沒有見過的畫作,沒有人知道是誰掛上了它,也沒有人知道它出自誰的手筆,在學生們從它身旁經過時,往往會看到它沖著你微笑。

      【參數】:略

      【觸發】:西國y市第一高校

      沒錯,在觸發那一欄中,陳攸沒有選擇自己的學校,而是選擇了另一個國家。

      不僅如此,他還在字里行間暗示這幅畫只在學生面前出現,老師是看不到的,這樣一來就算流傳出大量傳言,官方也只會認為這是學生之間的惡作劇。

      而且這一次,陳攸打算親自為它裁定一副形象來。

      想到這里,陳攸翻過筆記的第二頁,來到第二頁的背面。

      筆記的書頁分為正反兩面,正面有著名稱、定義、聲明等等欄位,只要將字寫入欄位中就可以生效,而背面卻只有一個欄位,幾乎整面都是空白,這便是讓契約者設計怪談形象的位置。

      陳攸原本便是美術生出身,上一世他在聯考時,專業課成績達到了素描95、速寫98、色彩90的高分,展現出絕強的繪畫天賦,而如今的這份天賦,陳攸打算奉獻給這個世界的怪談。

      隨著陳攸拿起一支鉛筆,開始在筆記上構圖,他先是用虛線打了一個形,然后寥寥幾筆,便將一個人的半身像勾勒了出來。

      接著,陳攸開始填充細節。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