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出乎陳攸的預料,整節晨讀,沒有任何一名教師前來監督過。

      直至到了八點整,廣播內才有一陣輕快的電子音樂聲傳了出來。

      隨即,教室內的眾多學生紛紛停下了晨讀,有的轉過身和身后的同學說話,有的端起桌上的水壺開始喝水,還有的則站起身來,朝著教室外走去。

      一時間,整個教室變得分外喧囂。

      “張馨班長?”

      看到自己前排的英氣女生停下晨讀伸起了懶腰,陳攸立即開口道,“我準備去一趟班導的辦公室,你有什么東西需要送到班導那里嗎?我可以幫你帶過去?!?

      “嗯?”

      張馨聞言迅速扭過身,好奇的打量了陳攸一眼,隨后從一本課本中抽出一張表格,“我還真有,這是這周的干部考評表,你幫我捎給班導吧?!?

      “好的?!?

      陳攸隨手接過表格,可是就在他接過表格的瞬間,雙眼微微瞇起,隨即突然笑道,“對了,你知道班導現在的辦公室在哪里嗎?我聽人說他搬辦公室了,現在不在之前的辦公室了?!?

      “誰告訴你班導搬辦公室了?”

      張馨露出狐疑的神色。

      “沒有嗎?”

      陳攸聳了聳肩,無奈道,“我是聽群里說的,可能是我看錯了?!?

      “他應該沒有搬辦公室,還在辦公樓的五樓才對?!?

      張馨有些無語,她好笑地看著陳悠,“你不會是發燒燒壞了吧?”

      陳攸靦腆的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在離開教室的瞬間,陳攸的神情立即凝重下來,他聞了聞手中的申請表,一股熟悉的香味頓時進入了鼻腔。

      沒有錯,是同一種墨香,難道說給我寫千紙鶴的就是班長張馨?

      看不出來啊……

      陳攸默默感嘆著,明明看起來那么開朗外向的女孩,也會偷偷給原身寫情書,然后又因愛生恨,想要殺死他?

      不,不對勁……

      陳攸的腳步微微停頓。

      對方的神情毫無破綻,根本看不出一絲的愛慕和憎恨,如果說是偽裝的話那也太影帝了,更何況在字跡方面,自己雖然不是內行,但也能看出并不是同一種筆跡。

      班長的字跡明顯要幼稚一些,并沒有千紙鶴上的字跡那么連貫。

      更何況,如果那些千紙鶴真的是張馨所寫,她為什么要用破綻這么明顯的中性筆,豈不是能被我瞬間發覺?

      除非,這只是一個巧合,使用這種香味中性筆的人還有很多。

      想到這里,陳攸依然沒有太多的頭緒,他只是將這個推導默默記在心中,隨即來到學校辦公所在的辦公樓。

      爬上辦公樓的5樓,陳攸只是隨便逛了一圈,便找到了王峰班導的辦公室。

      他敲了敲門,門內頓時傳來一個男性的聲音。

      “請進!”

      陳攸立即推開了房門,頓時看到一名身材粗壯的男子抬起頭看向陳攸,并露出一抹笑容。

      “王班導?!?

      陳攸頓時明白,這人就是王峰班導了,他神情不變的將表格遞了過去,“這是張馨班長讓我給您的考評表?!?

      “原來是陳悠啊?!?

      對面的中年男子呵呵笑了笑,“我剛才還想你的病情有沒有好一些,今天有沒有返校?!?

      “我的病已經好了?!?

      陳攸點了點頭,“對了,您不是說還有一份申請表需要我填一下嗎?”

      “對,是一份補助申請表?!?

      中年男子從抽屜中取出一張表格遞給陳攸,可是在陳攸接過表格時,又突然嘆了一口氣,“班導知道你一個人生活不容易,那天還遇到那種事情,所以特意向學校申請了這份額外的補助,希望能夠幫到你吧……”

      “謝謝班導,我的確很需要這個?!?

      陳攸懇切的回答著,然后將上面的東西一個個填全,包括原身的姓名、生日和身份證號等等,這些信息他早在三天前就全部背誦了下來。

      將填完的表格還給對方,陳攸剛想告辭離開,可是卻又被對方叫住了。

      “等等,那件事……你沒有向別人透露吧?”

      王峰盯著陳攸,壓低聲音,略帶審視地問著。

      “放心吧班導,您也應該知道我的性格?!?

      陳攸乖巧地回答,“我本來就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也不想給學校造成不好的影響,因此那件事我是絕對不會往外說的……”

      猶豫了一下,陳攸還是補充了一句,“除非是警察詢問我?!?

      “哎……”

      聽到陳攸的保證,王峰這才露出遺憾的神情,“你也別怪學校故意隱瞞,那天的事情我們誰也不想讓它發生,不過既然已經無法挽回,我們也只能盡力賠償家屬,只求學校的聲譽不要受到影響了……”

      “我明白的?!?

      陳攸深以為然的說著,又被王峰關心了幾句學習上的問題,然后才被放了出來。

      等到離開辦公室之后,陳攸的臉色頓時有些陰沉起來。

      果然是一件大事……

      陳攸是特意加上了那句“除非是警察問我”,為的目的就是試探王峰的反應,如果王峰愕然反問一句:“只是一件小事,為什么會驚動警察?”,那么陳攸就會明白x事件的情節并不嚴重。

      可是隨后王峰卻并沒有露出任何愕然或好笑的神情,也就是說x事件的嚴重程度,的確到了需要驚動警方的地步了。

      他大概已經猜到了那天發生了什么,只不過學校提前封鎖了消息,想要和當事人私下處理,不過從對方的話語中陳攸基本可以確定,學校并不知道更深層次的內情,更不知道怪談筆記的存在。

      而且,那個死去的學生,到底是不是王斌呢?

      陳攸默默思索著,他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拿出手機,撥打了張馨給自己發來的那個號碼。

      如果對方接通,是王斌的話,陳攸就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套話問出那天發生了什么。

      而如果接通的是王斌的父母,陳攸也可以以王斌朋友的身份噓寒問暖,看看王斌到底是轉學還是生病還是死了。

      而如果打不通的話,情況就要復雜得多……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可是結果很遺憾,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關機的提示音。

      陳攸有些無語地放下電話。

      這樣一來,線索又斷開了。

      無奈之下,陳攸只得先去買早餐,在學校的商店里買了一塊面包和一瓶牛奶,然后返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時,陳攸卻看到好幾名女學生正在一張桌子上圍成一圈,包括班長張馨和她的同桌在內,所有人不時發出輕笑聲,還說著“小呆小呆”之類的話語。

      陳攸從旁邊走過時略微看了一眼,這才看到站在桌子上的竟然是一只貓。

      一只全身皮毛油光水滑,有著黃藍兩種瞳色的黑貓。

      “學校里竟然有野貓?”

      陳攸好奇的喃喃了一句。

      “這只貓經常出現在咱們班級,難道你之前沒見過嗎?”

      聽到陳攸的喃喃,班長張馨轉過頭詢問道,“對了,報表給班導了沒?”

      “已經給了,班導說你做得很好?!?

      陳攸回答道。

      “謝了?!?

      見此,張馨才重新回頭,繼續用早點給野貓為食。

      陳攸好奇的多觀察了幾眼,在確定那只是一只很正常的野貓后,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