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既然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去驗證,那么就用鮮血吧。

      聯想到那些玄幻小說中的情節,陳攸立即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筆記本的封皮上。

      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那滴血根本沒有往紙張內滲透的意思,而是呈現出一個完美的圓點,靜靜懸浮在表面。

      陳攸有些犯難,他不死心地擦拭了一下,那一滴鮮血便直接被擦掉了,而封皮上果然半點濕痕都沒有留下。

      也不是滴血認主嗎?

      陳攸露出思索的神色,他想了想,干脆拿起一支中性筆,試探性地在封皮上寫下了一行字——

      【我這一個催逝員,怎么能喝這雞湯呢?】

      寫完后陳攸等了等,可是依然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甚至他伸出手掌輕輕一抹,那些黑色的筆油就全都跑到了手掌上,筆記本的封皮依然纖塵不染。

      這……

      陳攸不禁有些犯難,不過他只是思考了一瞬,下一秒便翻開筆記本,在第一頁繼續寫下一行字。

      【蜀黍我啊,可是真的要生氣了!】

      而這一次,變化終于出現了……

      在寫下這句話的一瞬,陳攸的眼睛竟微微失神了片刻,等到他回過神來時,一段無法言喻的知識便充斥在他的腦?!?

      【這是一本編纂怪談的筆記……】

      【將任何文字記敘在筆記上,都將與筆記簽訂契約】

      【除非契約者死亡,否則契約不會失效】

      【簽訂契約后,可憑任何一支筆在筆記上撰寫怪談,撰寫出的怪談將會成真】

      【簽訂契約的代價只有一個,那就是契約者今后的所有壽命】

      【契約者可獲得創造怪談的力量,通過怪談的流傳可收集怪談因子,繼而延續壽命】

      這一段知識不斷回蕩在腦海中,令陳攸臉色微變,特別是最后那兩句話,更是令他神情難看起來。

      “今后的所有壽命,開什么玩笑?”

      陳攸再次合上筆記,朝筆記的封面看去,卻看到封皮上竟然不知何時浮現出一段潦草的血色文字:

      【契約者:陳攸(13)】

      【壽命:0】

      【念:0】

      【怪談因子:喜100、怒100、哀100、怨100、懼100】

      【寄語:人類探究未知的心,永遠是怪談流傳的最好幫手】

      陳攸只感覺自己此時的心情糟透了,特別是那個“壽命為零”的字眼,仿佛帶著血光一般,令他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這就是所謂的地獄開局嗎?”

      陳攸忍不住苦笑起來,他特意看向筆記本上契約者那一欄,在看到上面寫著“陳攸”而并非“陳悠”時,內心深處唯一一抹僥幸也徹底消失。

      從他來到這個世界開始,他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自己的名字,這具原身名叫“陳悠”,如今筆記本上卻是“陳攸”,這更令陳攸心生寒意。

      這個鬼東西,竟然連自己并非原本的陳悠都知道了嗎?

      看來,自己總算知道原身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陳攸忍不住渾身發顫,他能夠想象,原身因為有寫日記的習慣,因此很可能在接觸這本筆記的第一時間就往上面寫字,結果立即成了悲催的契約者,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他的壽命被筆記吸干了!

      而現在,自己同樣步了原身的后塵。

      “不,還有機會……”

      陳攸低聲喃喃,他并沒有徹底絕望,他的腦海中還殘留著筆記的規則,這本筆記的規則很簡單,就是創造怪談,然后收集怪談因子,就可以延續壽命!

      “而且,我記得我是三天前的下午蘇醒過來的,當時是14點左右,也就是說原身的死亡時間是那一天的14點之前?!?

      “而他的日記表明,他前一天在學校時就已經和筆記簽訂了契約,而學校下晚自習的時間是21點,也就是說我至少還有17至24小時的緩沖時間……”

      “不過,我名字后面那個‘13’又是什么意思?年齡嗎?可是我已經24歲了,就算是這具身體,也已經18歲了……”

      陳攸一邊喃喃著,一邊顫抖著握住中性筆,迅速翻開筆記的封面。

      直至這時陳攸才發現,就連筆記本內的紙張也變了,只見第一頁的空白面上,出現了幾行由血色構成的文字:

      【名稱】(怪談之名):

      【定義】(怪談立意,其能在世界存在的根源,乃最基礎之規則):

      【聲明】(當需要溝通物理規則時,對世界本源發出的占位指令):

      【架構】(怪談主體、起源):

      【參數】(啟動預算,可略):

      【觸發】(怪談觸發之條件):

      而在這一頁的背面,則還有一行字——

      【繪圖】(怪談形象設計,可略):

      看著筆記上的一切,陳攸不禁有些茫然,一時間拿起的筆也不知該如何落下。

      “定義、聲明、架構、參數……”

      陳攸默默思索著這一切,隨即心中一動,他咬了咬牙,眼神中帶著一股狠戾,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點吧!

      于是,他果斷朝上面寫道:

      【名稱】:善惡有報

      【定義】:有因必有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聲明】:人生的每一次選擇,都為結局的天秤增添了一道砝碼,一端是善,一端是惡……

      這一刻,陳攸竟想為這個世界添加一條善惡到頭終有報的規則!

      寫完這三條之后,陳攸額頭已經冒出了冷汗,他死死盯著這三行文字,確認沒有寫錯任何一個字后,隨即看向第四行。

      “前三行我都能理解,如果將創造怪談看做是編一個故事,那么‘名稱’就是故事的名字,‘定義’和‘聲明’一個是故事的立意,一個是故事的邏輯,那么,第四行的‘架構’又是什么?”

      想了想,陳攸試探著寫下這樣一句話語:

      【架構】: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人生,每個人的故事都不相同,有的人走了善良的路,都有人卻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可是,還未寫完,陳攸便發現自己手中的筆竟然寫不出字了,他不死心的繼續寫下去,卻發現中性筆無論如何都無法繼續在筆記本上留下任何痕跡。

      不僅如此,這一行寫下的話語也在不斷消失著,就好像被一個看不見的人抹去了一般,不過幾秒的功夫,整行字便徹底消失。

      “是我理解錯了嗎?架構架構,既然是怪談的主體和起源,那么又該怎么寫呢……”

      陳攸想了想,再次嘗試著寫道:

      【善良的人會得到好報,惡人自有惡……】

      可是,還未寫完,這一行字便再次消失了。

      錯了,全錯了!

      直至此時,陳攸終于死心,看來這本筆記無法直接創造規則,而是只能局限于一個個故事而已。

      既然如此,陳攸也不打算繼續嘗試下去了,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將這第一頁整張撕了下來!

      嘩!

      這一頁紙齊根而斷,隨即便在陳攸的手中飛速燃燒起來,釋放出詭異的黑色火焰,旋即熄滅。

      “既然必須創造一則則故事,那么隔壁豈不就是一個很好的實驗對象?還可以讓我直觀的看到這本筆記的功能。

      陳攸不禁轉過頭,看向了大門的方向,此時就算隔著門,他還是隱隱能聽到那邊傳來的哭泣聲,那是那個李德順的親朋好友發出的聲音。

      想到這里,陳攸再次寫道:

      【名稱】:回魂。

      【定義】:每一個人,都會對自己的家有所留戀。

      【聲明】:死者也有對家的留戀,他們的靈魂冥冥之中可以獲得指引,找到自己的家門。

      【架構】:一個打工的男人死了,但他卻放不下自己的妻子,于是打算從死亡那天起,當晚回到自己的家中。

      填完前四項,陳攸又頓了頓,看看這次的編纂是否會被筆記本打回,不過陳悠等了一會兒,筆記本上依然沒有動靜。

      這么說來,這次寫的東西怪談筆記是承認的?

      陳攸內心微微一松,隨即又看向后面的幾項。

      “參數,也就是啟動怪談的預算?”

      陳攸不禁看向筆記的封皮,只見在怪談因子那一行中,喜、怒、哀、怨、懼五個數值都是100,而之前簽訂契約時怪談筆記告訴他,這些東西便是怪談流傳后可以收集的元素。

      同時,也是創造怪談必備的事物。

      猶豫了一會兒,陳攸最終還是沒有填寫這個參數,既然上面說是可以略過,那么就讓怪談筆記自己抽取吧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