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那又怎么了,這至少是我的野雞,做不出來謀害性命的事情,你姐姐呢?”

      野雞都不如!

      聽了洛梵煙的話,謝容曦停下了手里的動作,深吸了一口氣死死地盯著洛梵煙。

      “我說了,那天在你產房外面要你一尸兩命的人是我,和我姐姐無關!”

      “明面上的事情我不去拆穿,但是你們別把人當傻子耍。

      是你還是謝蘭語,你比我更清楚!”

      洛梵煙抱著白雕,拍了拍裙擺上沾上的碎草,傲慢地看著謝容曦:“勸你,還是不要太喜歡幫別人頂罪,否則這不是幫她,而是害她!”

      說完,洛梵煙轉身就要回房。

      “站??!”

      謝容曦一把將手里的經書砸了回去,“唰”地一聲抽出長劍指向洛梵煙:“你的話什么意思,給我說清楚再走!”

      看到雪亮的劍尖,洛梵煙的心里委實抖了抖。

      但臉色卻是半分未變,看著謝容曦,淡淡道:“她現在有你頂罪,所以都做得出來謀害性命的勾當了。

      那下一次,你發現你頂不了她的罪孽了,她是不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我與姐姐是孿生姐妹,我與她長得一模一樣,你說的根本不可能發生,不要危言聳聽!”

      謝容曦兇狠地瞪著洛梵煙,卻絲毫沒察覺到自己泄露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聽了她的話,洛梵煙一臉了然地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我就說呢,謝蘭語那小身板,十歲的時候怎么有本事跳下水去搶護心草呢。

      原來是你呀,謝容曦?!?

      聞言,謝容曦瞬間擰起眉頭,咬緊了后槽牙,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固執地拿著劍指著洛梵煙。

      “算了,你自己愿意當你姐姐的傀儡,別人說什么也沒有用。

      只不過你要記好了,你這樣是在害她,不是在幫她?!?

      說完,洛梵煙扭頭就走。

      謝容曦站在那里舉著劍,看著洛梵煙一步步回到房間,許久都沒有動一下。

      門關上,洛梵煙背靠著房門使勁拍著胸口大口喘氣:“嚇死我了嚇死我了,一個小女孩兒怎么能有這么重的殺氣,我……我背上的冷汗都把衣服浸透了!”

      白雕落在地上,仰著頭看著洛梵煙,疑惑地問到:“煙崽,你剛剛干嘛和她說那么多?她不是你的敵人嗎?”

      聽了這話,洛梵煙深吸一口氣,彎腰把白雕抱起來。

      坐在桌子旁喝了一大口水之后,她才緩緩道:“我就是感覺謝容曦有點兒可憐。

      昨天明明是幫著謝蘭語頂罪,你看謝老夫人對她的態度是什么樣兒的,對謝蘭語又是怎么樣的?

      反正多說兩句話就當日行一善,能聽就聽,不能聽進去就算了,畢竟良言難勸該死的鬼?!?

      聽了她的話,白雕忽然伸長了雞頭來蹭她的臉:“爺的煙崽還是心軟的小姑娘,一點兒沒有變化?!?

      “得了吧,這吃人的地方心軟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也是指望著謝容曦一下子幡然醒悟,然后開始感謝我,那豈不是美滋滋!”

      洛梵煙笑瞇瞇地撓了撓白雕的雞脖子。

      下一刻,她就聽到房門被人從外面再次踹開。

      扭頭看去,便見到謝容曦提著劍怒氣沖沖地站在那里指著她:“洛梵煙,我就知道你是在挑撥離間!”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