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哼!我不與你一般計較,但今天這道院門,你注定出不去!”

      話音落,謝容曦騰空而起,落在了洛梵煙的面前。

      隨后,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謝容曦直接提著洛梵煙的衣領將她揪了回去。

      “把院門鎖好,齊太醫來了再開,免得我們的王妃娘娘跑出去,惹怒了王爺,大家一起被責罰!”

      謝容曦手勁極大,薅著洛梵煙的時候,她壓根兒動憚不得。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院門被關上,還聽到外面上了鎖的聲音,頓時氣得不行。

      “謝容曦,你給我撒手!”

      被拖到了院子里,洛梵煙怒得大聲斥責。

      謝容曦倒是也聽話,一把就松開了手。

      洛梵煙直挺挺地躺到了地上。

      好在謝容曦把她扔在了草地上,雖然猛地躺了下來,但是卻也沒有受傷。

      她躺在地上,憤怒地看著站著的謝容曦:“你什么意思??!我出不出院門跟你有什么關系?”

      “王爺的命令,我自然不能讓你違抗?!敝x容曦抱著劍站在那里,一臉的欠揍。

      “王爺還命令你給我的孩子誦經超度呢,你怎么不做?”洛梵煙改換坐在草地上,繼續瞪著她。

      “你記錯了,那是老夫人的命令?!敝x容曦表情動作都不變,甚至臉上還泛起了淡淡的嘲諷。

      “你的意思是,老夫人的命令你就可以違抗,王爺的命令我就不可以違抗了?”

      洛梵煙瞪著謝容曦,仿佛要從她臉上用目光燒出個洞來一樣。

      “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今天只要有我在,你想離開這個院子,門兒都沒有!”

      謝容曦吃過虧,眼下懶得跟洛梵煙胡攪蠻纏。

      丟下這句話后,她扭頭就走。

      洛梵煙被她氣得夠嗆,但是打又打不過,只能忍了這口氣。

      在地上坐了一會兒,感覺沒那么憤怒之后,洛梵煙把一直抱在懷里的白雕放到地上,正準備起來,又看到謝容曦出來了。

      她單手拎著一個碩大的箱子,氣勢洶洶地朝著洛梵煙走來。

      一瞬間,嚇得洛梵煙汗毛倒立,在地上用屁股連連后退:“你想干什么!”

      “嘭”地一聲,謝容曦把手里的大箱子放在了附近的空地上。

      隨后冷冰冰地睨了嚇得臉色都變了的洛梵煙一眼:“不是給你的孩子誦經祈福嗎?”

      說完,她掀開了箱子,從里面開始往外掏經書。

      見狀,洛梵煙一愣:“在這兒?”

      “順便盯著你,不讓你有機會逃出去?!敝x容曦頭也不抬一下地說道。

      洛梵煙一時無語。

      隨后就看到,正在專心往外掏經書和誦經祈福用的雜物的謝容曦,忽然動作停了下來。

      她看向洛梵煙,隨后目光緩緩落在了和洛梵煙一樣一臉呆滯的白雕身上。

      “嘖?”謝容曦露出了嫌棄的表情:“堂堂熙王妃,整日里抱著一只黑不溜秋的雞,簡直可笑又滑稽!”

      “煙崽,她罵爺!”白雕立刻告狀。

      “你懂個屁!”洛梵煙一把抱起了白雕從地上竄了起來,指著謝容曦道:“這是福雞!比你那姐姐有佛緣多了!”

      話音才落,謝容曦立刻送上了殺人一般的眼神:“你拿一只野雞跟我姐姐比?”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