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既然來了,姚遠也就不著急走了,計劃在烏魯木齊待個幾天,考察一下當地的市場,另一方面也好處理努斯煉化基地項目的事務,等臨近春節的時候再回南港。

      他在這邊,旗下的高管就把重心轉移過來了,一些需要當面匯報的事情只能往烏魯木齊跑。

      蘇建民帶回來一個好消息。

      見到姚遠后,蘇建民樂在其中地說,“姚先生,我成空中飛人了,過去一個多月里有一半的時間在飛機上,這一次回來轉了兩次飛機,飛行距離一萬多公里,可以從北京飛到洛杉磯了?!?

      再過些年,國內的航司紛紛推出了自己的常旅客計劃,也就是說會員系統,旅客飛夠100萬公里就能成為終身白金卡客戶,原以為這會是一個非常難以達到的頂點,也許要坐一輩子飛機,而事實證明,航司低估了國內經濟發展的兇猛程度。

      越來越多不過四十來歲的公司老板企業高管輕輕松松的就達到了條件,終白客戶年齡越來越年輕,甚至有一些極端例子,只花了三四年的時間就飛夠了100萬公里。

      蘇建民顯然就是第一批超高端客戶了。

      姚遠笑道,“去選一架公務機吧,要有超長航程的,堂堂東方石油執行總裁兼東方油田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也該配專機了?!?

      蘇建民只是隨口那么一說,沒想到姚遠就要給他配專機,連忙道,“姚先生,我不是那個意思,不用不用,不用專機?!?

      擺了擺手,姚遠說,“給你配專機也是為了企業發展考慮,把用在路途上的時間節省下來,就這么定了?!?

      他對林威說,“這段時間你不是在研究全球各大飛機制造公司的產品嗎,說說,有沒有合適的?”

      財會系統、監督系統越來越完善,林威也就有了時間做感興趣的事過過生活,他對飛機感興趣。

      林威想了想,說,“阿遠不喜歡波音,那就只剩下法國的空中客車了,就阿遠現在用的這款a320比較適合?!?

      當前的專用公務機還處于起步階段,當然,只要有錢并且愿意,把波音-747當成公務機用也沒問題,比如姚遠。

      但是如灣流系統、巴航e系列這些專用公務機,不是還在設計階段就是干脆還沒有立項,要到2000年之后,專用公務機市場才爆發,巴航工業這個后起之秀一下子起來,占據了一半的公務機市場。

      現在的選擇還真不多。

      姚遠說,“那就再買一架a320,讓蘇望亭找空客談一談,看能不能做一些專門的改裝,增加航程什么的?!?

      蘇望亭已經把業務在歐洲全面鋪開了,現在俄羅斯、烏克蘭這塊的業務基本上全部交到了魯森手里。

      “好?!焙窝├蛴浵聛?,姚遠的命令她負責下達。

      蘇建民尷尬得很,說,“姚先生,那么大的飛機讓我用太浪費了?!?

      “別墨跡了,安心工作吧?!币h說。

      蘇建民就不再說了,拿出報告材料遞給姚遠,很是振奮地說,“土庫曼那邊有消息了,我一搞清楚全部情況就飛了回來。土庫曼的檢察機關已經對副總統等人立案調查,涉嫌受賄數額巨大,阿利波夫宣布所有經過副總統簽署的經濟合作合同作廢,土庫曼斯坦國家石油公司全部收歸國有?!?

      眾人愣了一下,林威首先激動地站起來,“就是說新日化的所有投資都沒了?”

      “是的,土庫曼斯坦的檢察機關認為新日化入股土庫曼斯坦國家石油公司采取的是非法手段,阿利波夫已經簽署了總統令,這件事是可以確定的?!碧K建民肯定地說。

      林威眨了眨眼,“新日化完蛋了,他們新增的債務會壓垮他們的?!?

      何雪莉說,“是不是該通知高健董事長?”

      新日化的融資是華夏聯合銀行在背后組織的,為的就是等這一刻。

      姚遠說,“通知他按照既定計劃進行,一鼓作氣把新日化干掉?!?

      對小日本,姚遠從來不留情。

      何雪莉迅速記下,會后馬上通知下去。

      蘇建民說,“土庫曼斯坦政府已經正式向我們遞交了合作意向書,阿利波夫總統和我通了電話,表示了同意巴克輸油管道過境,同時希望我們能夠參與開發他們的油氣資源?!?

      這是必然的。

      原因不復雜,阿塞拜疆國家石油公司這個成功案例就擺在面前,作為和阿塞拜疆只隔了一個里海的國家,同樣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阿利波夫不可能不動心。

      阿利波夫沒有優先選擇西方石油公司而是選擇東方石油,是因為他對西方國家普遍不信任,亂糟糟的俄羅斯也讓他心存畏懼,作為前蘇聯的黨務高官,從情感上來講,阿利波夫也會傾向于和華夏企業合作。

      其實,在經濟層面,中亞五國跟隨華夏是早晚的事,這種意愿會隨著華夏經濟的騰飛變得越來越強烈。

      林威說,“阿遠,又被你算中了,阿利波夫果然會主動找上門?!?

      “這是必然的?!币h笑道,“我們拿下了阿聯酋的色丹油田,在全球范圍內證明了我們的實力,綜合衡量,阿利波夫其實沒有更好的選擇?!?

      蘇建民的振奮便是來自這里,與土庫曼斯坦的油氣開發合作展開之后,東方石油在石油和天然氣這兩大塊里就都有了極其穩定而且龐大的開采儲量,也就是說,東方石油成為世界前十石油企業就是幾年后的事情了。

      作為東方石油的一把手,在春風系干將里,他蘇建民的地位就又要高上一些了。

      春風系干將們的普遍共識是,重點不在于在能賺多少錢,而是要看在姚遠心目中的地位。姚先生讓誰賺錢誰就能賺錢,不讓誰賺錢你怎么努力都無意義。

      即便沒有明文,但是大家都清楚是有這樣一個排位的。

      最明顯的是周飛,逆風物流作為春風系企業里虧損最嚴重的一個,每年大把錢扔進去,按理來說他周飛的排位應該在末尾的,可事實上姚遠卻非常重視他。

      于是大家逐漸想明白了,做好姚先生讓你做的事情,做姚先生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如此才能提高在姚先生心目中的地位。

      蘇建民穩了穩情緒,道,“姚先生,我們是不是可以和土庫曼斯坦正式談判了?”

      “可以談了,但也不用太著急,現階段的重點還是要放在色丹油田的勘探上,盡快打出高產井來?!币h說。

      蘇建民重重點頭。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table id="btyus"><strike id="btyus"></strike></table>
      1. <p id="btyus"></p>

        <acronym id="btyus"><strong id="btyus"></strong></acronym>
        <acronym id="btyus"></acronym>